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到了二次元,也要把煎炒烹炸進行到底 ——網絡文學中的美食
來源:揚子江網文評論(微信公眾號) | 李瑋  2021年10月08日08:31
關鍵詞:美食 網絡文學

“吃就是祖國”,毛尖説,“如果有一個吃的奧運會,蒸、煮、煎、熬、滾、汆、涮、煲、燙、炙、滷、醬、風、臘、薰、糟、醉、釀、炒、熗、炊、燒、爆、炸、灼、焗、燜、炆、燴、熘、焯、煨、烘、燉、煸、烤,估計場場飄五星紅旗。”美食文化不僅佔領了“中國胃”,也影響着“中國味”。“百般滋味”成就着中國人的喜怒哀樂,“酸甜苦辣”就是中國人的人生本生。歷代中國文學從不乏有關“美食”的描寫,網絡文學承接這一傳統,並進一步發揚光大。

網絡文學的“美食”雅俗共賞。《大宋清歡》(空谷流韻)以北宋蘇軾的詩句“人間至味是清歡”命名,作品不厭其詳記錄各種宋代美食。

清雅如《林氏清饌》,此食單作者為林逋,就是那位在杭州孤山隱居、梅妻鶴子的林和靖。食單寫得頗文氣。如“素鴨子”的做法:

葫蘆剖開,填入茄子丁、豆瓣,淋遍豉油,上屜大火蒸透。此法我亦試過,口味確實有些像燜得軟糯的鴨肉,倘使放些糯米紅豆進去,更佳。”

日常如北宋開封名菜 “錦繡兜子”:

此菜的皮子大約是用綠豆粉做的,包成扁扁的三角形狀,透過剔透如水晶的外皮,能看到裏頭紅綠黃褐的葷素餡料。豆皮三角包,都浸潤在湯汁裏,以免豆皮發乾。”

或是更具煙火氣的 “豬腰湯餅”:

將豬腰子撇去白騷後,在滾燙的漢葱沸水裏汆到將將斷生,然後拿黃豆醬、山葵茸、山楂泥、冰糖碎醃漬兩三個時辰。待要做湯餅時,一頭寬湯鍋裏餅面將起,一頭炒鑊中將醃漬過的腰子滾一遍熱油,撈出擺在餅面上。如此這般,腰花酸甜辛鹹皆有,每一味卻都不奪了食材的肉氣……”

要論食單獨特講究,非《食味記》(熙禾)莫屬,畢竟女主穿越前是上過正規廚師學校的酒店五星級大廚。

各種茶葉做輔料製作的美食。如 “茶鹽雞脯” :

“正山小種紅茶煮開之後湃出茶水,與海鹽一起下鍋炒成茶鹽,抹在切成薄片的雞脯肉上醃製;海鹽與紅茶一塊兒炒制之後變成了褐色,緊緊附在雞脯肉表面。用文火慢慢烘熟,散發出一股焦香的味道。用筷子夾開,裏面的肉卻仍是細軟,海鹽的鹹香,紅茶的松脂香,雞肉的嫩香在嘴裏交疊盤桓,不用費力咀嚼便已化渣,吞下去之後,口中徒留豐腴之感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微紅的松蘿滑蝦和碧綠的普洱素菜羹,或是瓜片煎肉、龍井蛤蜊湯、白毫扣肉、龍餅燉鴨……

或是佐茶的點心:

“所謂橙餅,是以又鮮又大的橙子連皮切成片,再去核搗爛,加水與少許麪粉一同熬煮,一邊快速攪拌,一邊加入砂糖,待得熟了,再快速倒進大瓷碗裏,在屋外冷空氣中放置一天一宿,凝結成塊,便可以切片食之。

“至於那酥黃獨,則是將松榧杏榛四樣乾果炒熟,研磨成粉,與麪粉充分攪拌成麪糊,再將那蒸熟了芋頭切成片,在麪糊裏打個滾,淋淋漓漓地下鍋油炸。乾果的清香加芋頭的糯香,再配合油炸的酥香,一口咬下去,就讓人登時張不開嘴,生怕將那帶着油滋滋香氣的碎屑噴出來哪怕一點。

高超的美食技藝在網絡文學中可以是“金手指”,讓男/女主披荊斬棘,遇難呈祥:

《山河盛宴》(天下歸元)中文臻被要求做無刺刀魚湯,辦法是:

燒好的魚固定在鍋蓋背面燻蒸,熱氣上湧,時間長了,魚肉便會自動掉落,鍋蓋上留的,自然是完整的魚骨架。”

《錦堂春宴》(紫伊281)中,雖然家境貧寒,也可以做 “三合菜”:

有醃蘿蔔的酸,紅蘿蔔的甜,豆乾的香以及豆芽的脆, 不管是下飯還是配粥,都非常可口,而且不易腐壞,一餐吃不完,不用翻來覆去的熱,冷了更爽口。同樣是等油沸滾,先下少許薑絲提香,然後依次是紅白蘿蔔絲,豆乾絲,蘑菇絲,豆芽菜最後下鍋翻炒。出鍋前才放野葱,等裝到盤子裏,只見紅的白的青的,豆芽梗瑩潤如玉,光看賣相都讓人垂涎欲滴。”

這真是《會吃才會贏》(靈犀閣主)。“會吃”才“會做”,也是呼應着夫子“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”的老話。比如這碗“青玉粥”:

“把藕洗乾淨,切成指甲蓋兒大小的丁塊,放進專用的砂器中全部搓擦成圓粒兒,然後倒入碗中,用梅子榨出的汁子和胭脂浸漬起來,這裏所用的胭脂當然不是女人化妝用的脂粉,而是一種叫作“紅藍”的花朵,它的花瓣中含有紅、黃兩種色素,花開後將其整朵摘下放入石缽中反覆杵槌,淘去其中黃色的汁液,就能得到鮮豔的紅色汁液,可以用來當染料和化妝品,進行淨化處理後亦可以食用。

經過梅汁和胭脂浸漬的藕粒變成了紅色,用調好的綠豆粉將之拌勻,倒入雞汁清湯中用砂鍋燉煮,煮好後的藕粒看上去就像石榴籽一般了,因而得名‘石榴粉’。

不過呢,白二少爺點名要的是粥,羅扇的這道石榴粉裏粒米未有,所以還得再添一道。洗了一截鮮筍,細細地切成碎泥,攪入碧粳米中熬成稠粥,略添了一點點的鹽在粥裏,一時間滿伙房都是筍和米的清香之氣。

即使到了“二次元”世界,“中華美食”也可以成為終極武器。《異世界的美食家》將“美食”的神祕力量渲染到極致。

蛋炒飯剛剛喂進嘴裏,頓時強烈的香味衝擊着肖小龍的味蕾,本來有些粘稠的蛋液在進入口中後瞬間便是凝實、軟嫩,珍珠般圓潤的米粒清香和軟嫩凝實的蛋香混合在一起,口感前所未有的好!”

青花瓷碗裝着魚頭豆腐湯,乳白色的魚湯沒有絲毫的雜質,魚肉肥美鮮嫩,豆腐更是晶瑩如玉彷彿一碰就碎,濃郁的香味繚繞在瓷碗上方,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,散發着動人的光澤。”

白嫩的刺豚肉伴隨着亞紅色的濃湯,濃郁精氣從中散發而出,逼人眼球。 充滿彈性的刺豚肉被步方夾起,淡淡的汁水從那魚肉中滲透而出,滴落在碗中,香味像是炸開了一半,四散而去。”

在“一鍋燉”的“美食”大陣中,一切邪魔,妖氣都被“一鍋端”……

固然誇張,但網絡文學書寫了屬於中國人的單純信念。美食,它召喚中華兒女的神奇力量,覆蓋“九洲大陸”,穿越“萬古洪荒”。